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與公告 > 重點關注
重點關注
潘功勝:中國票據市場的發展與規范
字號 :
文章來源: 作者:
發布時間:2016-12-08 打印本頁

中國票據市場自上世紀80年代初創建以來,經過30多年的探索與實踐,已成為我國金融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服務實體經濟、傳導貨幣政策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隨著市場的持續發展,特別是票據的功能作用從傳統的支付結算工具演化為融資、交易和投資的工具,票據市場發展中的問題也逐漸顯現。當前及未來一段時期,票據市場作為有效連接貨幣市場和實體經濟的重要通道,將在經濟金融發展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應堅持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加強頂層設計和統籌安排,推動票據市場真正成為規范、統一的貨幣市場的組成部分,更好地服務我國經濟金融的改革發展。

一、票據市場在經濟金融中的重要性日益凸顯。

票據市場規模持續增長,已成為金融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2016年9月末,全國未到期商業匯票余額9.5萬億元,是同期公司信用類債券市場余額的55%,占社會融資規模的比例為6.3%。2016年前9個月,累計簽發商業匯票13.6萬億元,是同期公司信用類債券發行量的2倍;票據累計貼現金額70.2萬億元,與債券回購、同業拆借共同構成貨幣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票據的交易和投資功能愈益顯現。票據交易量的增長率大大高于同期票據簽發量的增長率;票據資產已經成為金融機構重要的資產配置類別,通過票據資產打包、質押等方式進行的票據業務創新也日益增多。

票據市場在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尤其是中小企業融資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票據不僅為企業提供了便捷的支付結算工具,而且對于拓寬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降低財務費用,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發揮了重要作用。2016年9月末,票據融資余額比年初增加1.14萬億元,占各項貸款的比重為5.5%。從企業結構來看,我國的銀行承兌匯票中大約有三分之二為中小企業所簽發。

票據市場是貨幣政策實施和傳導的重要平臺,有力地支持宏觀調控。再貼現是貨幣政策的重要工具之一,中央銀行可以通過對再貼現利率的引導影響市場利率水平,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還可以通過對不同種類再貼現票據的選擇,引導信貸資金在不同產業、不同行業的投向,有效促進信貸資源優化配置,促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此外,中央銀行還可以在票據市場進行公開市場操作調節金融體系的流動性。因此,一個有深度的票據市場不僅可以為貨幣政策操作提供重要的價格信號,也是貨幣政策操作和有效傳導的重要環節。

二、票據市場存在的主要問題及原因分析。

過去幾十年來,票據市場一直呈自然發展狀態。隨著市場的發展壯大,特別是票據的功能作用從傳統的支付結算工具演化為融資、交易和投資的工具,票據市場發展中的問題也逐漸顯現。特別是近年來,票據市場出現了一些風險事件,顯示票據市場存在透明度低、市場割裂等問題。產生上述問題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第一,部分金融機構的公司治理和內控制度存在缺陷。我國票據業務以紙質票據、線下交易為主,電子化水平較低,流轉環節較多,操作風險本身較大。如果金融機構內部控制不嚴,經營理念和績效評價存在偏差,未能建立票據相關的崗位制衡、部門制衡機制并嚴格遵守操作規范,很容易給不法分子可乘之機。同時,由于票據業務兼具資金業務和資產業務性質,部分金融機構為追求盈利,大量承攬業務,但又受信貸規模和資本管理限制,往往利用一些中小金融機構的管理漏洞,創設通道隱匿票據資產、規避信貸規模及資本管理,其交易鏈條較長、交易結構復雜,鏈條中的任何一環出現漏洞,則容易產生風險。

第二,票據市場基礎設施建設滯后,導致市場割裂、透明度低。票據市場尚未形成全國統一的票據交易平臺。市場“硬件”條件落后造成票據市場在不同地區、不同機構間割裂、透明度低,市場參與者無法充分有效對接需求,交易成本高,信息嚴重不對稱。票據市場的割裂導致無法形成有效的市場利率,既影響資源配置,也不利于貨幣政策的傳導。加上票據流轉和資金劃付脫節,很容易產生挪用票據或挪用資金的風險。同時,由于缺乏全國統一的票據交易平臺,監管部門無法及時準確地掌握真實、完整的市場數據進行監測分析。

第三,票據中介業務亟待規范。在票據市場信息不透明的情況下,票據中介通過信息搜集、信息交互等手段為交易雙方進行信息撮合,促進票據交易達成,對改善市場信息不對稱、促進價格發現、活躍市場交易、提高市場效率發揮了一定的積極作用。但當前的票據中介市場呈現地下經營的民間中介與地方相關部門批準或工商登記注冊的中介并存的局面,資質良莠不齊。受利益驅使,部分票據中介經營不規范,擾亂了市場秩序,增加了風險隱患。如通過虛假包裝使得一些無真實貿易背景的“光票”流入銀行體系、牽線搭橋輔助部分銀行實施監管套利,規避信貸規??刂?,甚至通過“清單交易”內外勾結套取銀行資金等。

第四,票據市場法律法規制度體系滯后于市場發展。隨著票據融資工具屬性的增強,依托票據進行的融資類業務也開始活躍。但我國票據相關制度體系主要圍繞其支付結算功能設計,票據融資和交易性管理制度缺失,票據市場準入、交易、清算、結算等行為缺乏統一的標準和規范。部分金融機構在票據交易中,違規“代持”、“代售”、采取“清單”交易等,不僅隱藏操作風險較大,而且一旦出現風險,交易雙方的權利義務缺乏充分?;?。

三、加強頂層設計,推動票據市場規范健康發展。

當前及未來一段時期,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面臨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經濟結構調整升級、市場化改革深入推進、貨幣政策從直接調控到間接調控的轉變。完成這些任務,需要進一步深化改革,完善金融市場體系,提高資源配置效率。票據市場作為有效連接貨幣市場和實體經濟的重要通道,將在經濟金融發展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鑒于此,應堅持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針對潛在問題和制度障礙,注重頂層設計和統籌安排,使票據市場真正成為規范、統一的貨幣市場的組成部分,更好地服務我國經濟金融的改革發展。

一是加強票據市場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建立全國統一的票據交易平臺,提升票據業務電子化水平和透明度。國內外經驗均表明,完善的金融基礎設施既是現代金融市場正常運行的基礎,又在金融穩定、政策傳導、金融安全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是保障金融市場安全高效運行的關鍵。借鑒這些經驗,為推動票據市場成為規范、統一的貨幣市場的組成部分,加快推進全國統一的票據交易平臺建設,對所有紙質票據和電子票據進行統一登記、托管、報價、交易、清算、托收,對各項交易行為進行實時監控,提高市場透明度和票據流轉效率。同時,以票據交易平臺建設為契機,加快推動票據業務電子化。建立一整套包含票據全生命周期的現代票據交易制度,全面革新票據市場基礎制度。通過一系列的機制設計增強票據信用,消除信息不對稱,有效降低票據業務各環節中潛在的操作風險、道德風險、信用風險,降低票據市場整體風險。

二是加強票據市場制度建設。在對市場發展實踐深入研究的基礎上,充分考慮票據市場的特點,結合全國統一的票據交易平臺建設,對現行制度安排進行梳理和調整,進一步完善相關規則,消除制度性扭曲。明確紙質票據電子化后的法律關系以及票據權屬電子登記、電子背書的有效性等,為票據業務電子化提供法律基礎。針對票據融資工具屬性日益增強的實際情況,補充融資性業務規范的缺失,有針對性地明確票據轉貼現、票據回購等交易規則,對票據的保管、交割、合同標準、雙方權利義務關系等作出明確規范。建立完善票據中介業務管理制度,加強市場監管,維護票據市場秩序。

三是推動票據市場有序創新。隨著票據市場體系不斷完善,進一步推動票據創新業務規范化和票據市場參與主體多元化。發展適應現代企業資金融通與管理和監管要求的票據創新產品,規范有序發展票據投資業務、票據資產證券化業務、票據資管業務等創新業務。順應票據市場成為貨幣市場組成部分以及票據業務跨市場、跨區域的發展趨勢,引進更加多元化的票據市場參與主體,推動非銀行金融機構以及金融產品等符合條件的機構投資者依法合規參與票據市場。

四是全面落實和優化票據監管規定,強化金融機構內控管理和同業業務管理。金融機構要加強風險意識和依法合規經營的理念,加強業務管理體系和風險管理體系,嚴格按照法律法規開展業務,有效防控操作風險和道德風險。監管部門應加大執法檢查力度,督促金融機構加大對票據業務合規性的檢查和處罰力度,嚴肅處理金融機構與中介違規合作開展業務等行為,維護票據市場秩序。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潘功勝     發布日期:2016-12-08

附件: